八旬老人买比特币获益千万,最后却暴尸荒山! 比特币价格再涨 挖矿或许成了新的主流

 空投网   2020-11-14   来源:互联网  0 条评论
卡参谋 财小神 卡客徕 卡帮管家
交易公告 羊毛活动 优质活动 最新空投
今日行情 推荐项目 糖果空投 APP下载
提醒:本站内容均转自网络,仅用于开发者下载测试,请明辨风险,若涉资金安全及隐私,请谨慎!谨慎!再谨慎!一切风险自担,涉及资金交易及个人隐私务必小心并远离,切记千万别投资,勿上当受骗。《本站免责申明》

八旬老人

人性的贪婪无法计算,每个人都想得到更多的财富,暴富的生活是人人向往的,每个人都渴望暴富,而暴富过后的心酸有谁知道?兴衰谁人定,胜败皆是缘,一个老人家十年前一个无心的投资,虽然收益涨幅一万多倍,却给老人日后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最后自缢而终。

2010年的一天,退休大爷张秉川在一次去往沈阳的路上,结识了一位一面之缘的路友。这个人就是李先生。

退休大爷张秉川原来是江西赣州银行系统的退休人员,张秉川老人是江西赣州一名银行退休职工,和老伴生育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二儿子分别在昆明和沈阳生活,小儿子和女儿则在老家赣州。子女们成家立业后,张老夫妇也过上相对悠闲的退休生活。

十年前,张秉川在一次去往沈阳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年轻人,此人自称是北京的一个大学老师姓李,而张老也对于古典文学很是喜欢,但是对于现代的东西张老虽然年过七十但是仍然很喜欢。张老是当初那个年代用智能手机的第一波人。

张老和李老师实在列车上认识的,李老师为人和蔼可亲,说话高谈阔论,而张老又是很喜欢这样的人,刚开始的时候是张老主动和李老师攀谈,俩人聊天没有代沟,在相处了几个小时以后俩人就越聊越开心,最后来李老师居然和张老聊起了比特币。

当时对于比特币是什么东西,在国内的人知之甚少,而李老师在和张老日说到比特币的时候,张老却听的津津乐道。二人越聊越投机,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二位在一起吃的“聚餐”,并且还喝了酒,虽然是七十多岁的张老,喝起酒来一点不逊色年轻人,二人在列车的软卧里开怀对饮,居然喝了一瓶酒。

张老和李老师最好的话题切入点就是李老师讲的比特币,本来张老对于读书人就有一种天然的敬仰,而李老师在聊到比特币的时候,更是吸引了张老的注意力。

李老师和张老聊到比特币的形成,张老原是银行系统的人,对于数字方面并不陌生,而对于李老师说的比特币,张老在思维上非常认可。

李老师把比特币的发展,经过几年的发展和认知,在西方国家已经吸引了很多人,比特币的稀有性是奠定了整个比特币价值的恒定标准。

比特币价值从无到有,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已经翻了很多倍,也许对于投资理财来说比特币或许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张老本是银行系统的退休职工,对于投资理财那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张老就买了很多国库券,后来前几年国库券回收,张老在国库券上就赚了一笔不小的收益。

李老师把比特币经历的几年走向和张老聊的很到位,二人的交流虽是一面之缘,但是交谈切入点很多,也有共同的话题和人生财富观念,另外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俩人更是相互吸引。

李老师也很豪爽,当即赠送了张老十枚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据李老师说,价格应该在7.8元人民币,也就是李老师赠送张老七八十元钱的东西,后来老人家也很敞亮,他很相信李老师对于比特币的分析,当即就用自己的退休金让李老师帮忙买了100枚比特币。

李老师当时用随身笔记本电脑帮忙张老申请了比特币钱包,并且帮忙储存了私钥,并做了第一笔交易,购买了100枚比特币,在张老的比特币钱包中已经显示包括李老师赠送的比特币,一共是110枚。张老对于李老师虽然是一面之缘但是无比信任,也没有什么避讳之处。

有时候缘分这个东西真的说不清楚,张秉川老人有三个儿子加上女婿四个人没有一个习惯喝酒的,而张老对于能喝酒,并且俩人聊的这么投缘,那种气氛和分氛围真的太好了。二人在分别之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相拥而别。

张秉川老人,虽然买了100枚比特币,但是家人却浑然不知,张老的老伴是个爱唠叨的老人,张老为了耳根清净连老板都没告诉。

时过一年多,在很多新闻和媒体上都发表了比特币是庞氏骗局的说法,张老当时也很茫然,对于自己买比特币的事自己也有怀疑,幸好当时只买了不到一千元钱的。

虽然张老对比特币产生了怀疑,但是对李老师的为人和二人的攀谈并不怀疑,而且还时常回忆起和李老师在一起的短暂时光。可以说是人生当中的一种享受。

在新闻和媒体多方位报道了比特币的负面消息,张老认为也许当时的李老师也不知道比特币是庞氏骗局,或许他也被骗了,被洗脑了些都很正常。但是对通过短暂的接触,张老对于李老师的人品没有半点怀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七八年过去了,自从张老看到比特币被媒体报道说是庞氏骗局以后,张老虽然买了比特币,但是对于他来说就当是人生的一次“错误经历”吧,而后张老一直没有再打听过比特币,也没有再听到过比特币的任何消息。

直到有一天,张老的电话响了,对方的手机号张老已经不认识了,张老接过电话,对方问张老是不是张秉川老人,对方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当初在火车上和张老相遇的李老师。

李老师问张老,他买的比特币有没有卖出?张老刚开始还有些惊愕,后来才慢慢想起来和李老师在火车上的相遇,原来张老换过几次手机了,早已经不知道找不到李老师的联系方式了。

张老对于和李老师的短暂接触,记忆犹新,俩人又再次聊了起来,“自从在电视上听说比特币是骗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过比特币的任何消息了”。

“老人家,您有福了,您知道现在比特币的价格吗,比特币现在的价格已经时一枚十多万人民币了,我没记错的话您应该有110枚比特币,您自己买了100枚,我送给您10枚,您还记得吗?”

张秉川老人被对方李老师的话真的是惊到了,李老师在电话那边接着又说“老人家,也就是说您现在的比特币资产已经超过1000万人民币的价值了,您还记得我帮你申请的比特币钱包和私钥吗?”

张老接到李老师的电话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了,对于李老师的话他听的非常清楚,更是很震惊,也是将信将疑,可是李老师的印象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张老的脑海之中。

“时隔多年,我已经忘记了比特币的事了,前些年听说比特币是骗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了解过比特币,当初你帮我申请的比特币账号我好像放在哪里,一时想不起来了,我得慢慢找找,谢谢你这么多年了还记得我,如果能找到我的比特币钱包账号我一定登门拜访,谢谢你啊,李老师”!

两个人的通话时间不长,因为张老毕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突然间听到这种天大的好事,谁能不激动,谁能不激动呢!一时间说话都在颤抖,所以语言组织能力自然就下降了。这个电话把张老情绪再次送上一个高峰,感觉自己血压有点上来了。

张老吃了两片降压药,然后步履蹒跚的走向了书房。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想,自己把比特币的钱包密码放在哪本书里夹着了?

张老没有告诉老伴,第一他怕老伴不相信,然后再唠叨他,其二他怕老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天降一千多万的事实。其三如果找不到比特币钱包账号就意味着1000多万丢了,他又怕老伴经不起打击。

张秉川老人在书房里,一只手拿着放大镜,一只手在慢慢的找着,两个小时过去了,张老翻了三十多本书,中午在一本《佛说》中找到了。找到之后的张老喜出望外,很高兴更很激动。

老人家开机了电脑,在网上查询一下比特币,结果百度上立刻就显示了比特币的今日价格

张老再次点击比特币价格,看到后老人家进行了核对2017年,12月6日,比特币价格14369美元,折合人民币11923元。

老人家找来了孙子(二儿子张子孝之子),然后又再次拨通了李老师的电话,询问如何才能把比特币换成人民币,李老师耐心的一步一步的把比特币如何交易的步骤告诉了电话这边的张秉川老人和孙子。然后由孙子进行交易,把110枚比特币全部兑换了人民币。张老看着人民币已经在银行卡上显示了余额,这才放心的告诉了老伴。

要知道,张秉川老人毕竟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了,他有了这些比特币的千万资产后,就想着如何分配给子女们,也就是因为这千万资产,张秉川老人最后却抑郁而终,荒尸野外几天后才被发现。

成为千万富翁的张秉川老人,依然很低调。关于中奖的事,那段时间他没告诉任何亲戚朋友,包括他的大儿子和女儿当时也不知道。

2018年年初,中奖后的第二个月,张秉川老人(张老是在二儿子家住,也就是辽宁沈阳)带着老伴从沈阳回到了赣州。两位老人十多年来大部分时间在沈阳生活,偶尔回老家过年,一般住在女儿张子美家。而这次,小儿子郭晓斌直接将父母接去了他家。

回老家没多久,张老夫妇去了一趟昆明看望大儿子张子忠。1963年出生的张子忠,当时在昆明开了一家保健理疗店,生意一般。前些年离婚后,张子忠租住在市区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房子里。

在昆明期间,张老提出,以后要帮大儿子买一套房子。“我说哪有那么多钱呀,我爸说不用我操心。”张子忠记得,父亲临走时叮嘱他与大弟弟张子孝“搞好关系”。张子孝这些年生意做得很大,在亲友眼里身家已过千万。张子忠觉得父亲是想让大弟弟“帮衬”自己。

事实上,两个月后,张子忠就收到了大弟弟发来的“福利”——妹妹从微信转给他6000元。“说是张子孝公司发来的福利,我父母也这么说的。”张子忠后来得知,张子孝每月拿出2万元来“分红”:父母4千元,妹妹和小弟每人5千元,兄弟中生活较困难的大哥张子忠6千元。

拿到大弟弟“公司福利”的老大张子忠有些感动,后来又觉得纳闷:“张子孝怎么这么好了,怎么大发善心呀?以前可不是这种人,以前他有困难时曾经去求弟弟帮忙,弟弟根本就没搭理他!”由于种种原因,兄弟俩这些年关系并不融洽。

2019年8月,张秉川夫妇在赣州的小儿子家住了八个月后,去了沈阳的二儿子家,一路护送他们北上的是女儿张子美。有一天两人散步,父亲悄悄对张子美说,两个月前他与小儿子张子斌一家人去赣州市郊的通天岩景区,还没爬到山顶,他爬不动了,而小儿子一家人抛下他不管,直接下山开车走了,他后来只好一人摸爬着下山。

老人家回忆说:“这边是深洞,那边也是深洞,跌死了都没人知道……”老人叹道。他还告诉女儿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买比特币投资成功,收益一千多万元,二儿子张子孝每月发给大家的“公司福利”,其实是用一千多万元中放在张子孝那里作“理财”的收益。

张子美当时非常震惊,觉得“事关重大”,便用手机录了音保存下来。

张秉川夫妇这次在沈阳没住多久,二儿子安排他们去了武汉的住宅居住。在武汉生活的几个月里,张秉川老人经常到菜市场买菜,后来发生的新冠疫情令他担心不已。2020年4月武汉“解除封城”后,张老想回赣州老家,计划到老家过端午节,但没有成行。

6月25日是端午节。在端午的前后几天,张老的情绪有些反常。

在张子忠保留的多段通话录音中,妹妹张子美向他提及,据母亲在电话中透露,端午节那几天,父亲因为钱的事与二儿子张子孝多次发生争吵,还骂儿子是“骗子”。

“爸爸向子孝(二儿子)把钱要回去,骂子孝,妈妈就打他(父亲)。”张子美在电话中跟大哥说,“如果不打爸爸,他不应该会气得那么苦呀?”

张子忠分析,当时父亲向大弟弟要的钱,应该是卖比特币的钱,可能是分配书上他安排给自己的那两份(320万元)。

2020年7月4日,端午节后的第10天,张秉川老人突然从武汉离家出走。后来的行程信息显示,张老一个人坐火车到南昌,然后从南昌坐高铁回了老家赣州,但他没回自家的老房子,也没去子女家。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7月5日,得到消息的小儿子张子斌赶到武汉,未找到父亲,第二天赶回赣州继续寻找。

张子美后来告诉大哥张子忠,二哥张子孝当时打电话对她说,他将一张银行卡交给小弟张子斌带回赣州,里面有320万元,如果找到父亲,就把银行卡交给老人,好好安抚。

“这就更加证明了,张秉川老人生气出走,就是因为比特币资金的事引起的。”张子忠分析。

当时的“寻人启事”。张秉川老人出走后,没和家里任何人联系。子女们发出寻人启事,几天仍无消息,便报了警。

一位85岁的老人,会去了哪里呢?

就在张秉川老人失踪后第四天,2020年 7月7日的傍晚。接到目击者报警后,江西赣州市南康区的公安民警来到市郊的坪塘村,在赣定高速公路旁紧挨铁丝网的一处山坡,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张秉川。老人已无生命迹象,身旁的棕色挎包里装有他的身份证,以及现金九百多元。

根据当地警方出具的《处警情况》。南康区公安局金鸡派出所出具的《处警情况》显示,死者身份确定为张秉川,“经法医现场勘查,未发现死者有明显外伤,排除他杀可能。”

大儿子张子忠到宾馆了解父亲当时住宿情况。 原来张秉川老人7月5日抵达赣州南康区,在东门客运站斜对面的宾馆入住。据宾馆老板介绍,张老当晚9点多来到宾馆,花70元住宿,第二天早上6点多就退房离开了,没有吃早餐。

道路监控视频显示,7月6日早上张秉川从宾馆出来后,沿着他以前经常乘坐的115公交车方向,在323国道走了大约6公里,来到南康家博城公交站附近。前方不远有一处小山坡,里面是一片树林。老人往前走了几十米,就在高速公路铁丝网旁的地上躺下来。距离张老躺下不远处住着坪塘村的七八户村民。

7月7日早上,有村民沿路边散步,发现对面赣定高速公路边的山坡躺着一个人,“大家都以为是癫佬、流浪汉,没当回事。”目击者说当天中午他又到路边去看,远远看到山坡上躺着的人“能动”,到了傍晚就“一动不动”了。于是就报了警。

张秉川老人死前在高速公路旁的山坡躺了两天一夜。 张子忠说:刚开始“我弟弟他们开始怀疑有人谋财害命,警察查了几天,查出了他回赣州后的所有轨迹,没人碰,所以不可能是他杀。

老人死亡几天后,子女们为他举行了隆重葬礼,赶来吊唁的亲友被安排住进当地最好的酒店。亲友们大多不会细问一位85岁老人的死因。张秉川老人就这么走了,事后有亲友询问死因得到答复,是“老年痴呆”,或者“意外”。

父亲死亡几天后,大儿子张子忠才从妹妹口中得知父亲买比特币的事。“我当时吓了一跳。”他说,能有一千多万的财富是父亲一生最成功的一件事,可父亲自杀也与钱有关,“喜事变成了悲剧”。

分钱:兄弟反目,巨额奖金成了“祸害”?

父亲后事处理以后,二儿子张子孝带着母亲去了沈阳。大哥张子忠想找弟弟谈分配父亲资产的事,但双方沟通并不顺畅。

根据张秉川老人生前安排的分配方案,一千万元奖金分成6份,他自己留2份320万元,4个子女每人1份170万元。大儿子张子忠说自从父亲去世后,兄弟们同意将父亲那2份320万元转给母亲。

二弟张子孝让我们写好170万元的收条,寄给他以后,他再汇钱过来。”但是张子忠拒绝这个方法,坚持要“一手交收条,一手交钱”,他说“我怕他拿到收条以后,钱就不汇给我们了,到时候打官司都打不赢。”

2020年9月上旬,张子忠带着自己写好的170万元“收条”,到沈阳找二弟张子孝。他在沈阳呆了20天,未能见到弟弟。“张子忠说:他对我搞三不政策:不开门、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他也曾到公安机关报案,控告张子孝侵占父亲资产,但未被受理。

大哥张子忠认为,大弟弟张子孝要求先出具“收条”是“圈套”,幸好自己没上当。他认为,是两个弟弟张子孝和张子斌想联手侵占属于他和妹妹继承的父亲资产。

围绕父亲的比特币所换取资金的分配,兄弟或将对薄公堂。那么,张秉川老人生前的奖金分配方案是否有效,1000多万元到底该如何分配?

律师事务所律师律师介绍,家庭成员可以对遗产分配协商解决,如果进行诉讼则要严格依据婚姻法、继承法等法律规定。法律顾问律师认为,从法律上分析,张秉川中奖的收入属夫妻共同财产,他分配奖金只能分配属于他的一半金额,这一半奖金由他的配偶、子女等法定继承人继承。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继承法律分配,他的母亲属于第一继承人,而他们母亲本身自己该所得财产的一半,其他兄弟姊妹能分配财产剩余的百分之五十。也就是两百多万。

几个月来,因为奖金分配的事,张秉川的子女们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兄弟相互猜疑指责,下一步在法庭交锋或难以避免。老二张子孝表示,“任何干扰只会坚定我们走司法的决心”;大儿子张子忠也准备向法院起诉,“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外人眼里,张秉川老人投资比特币而获益千万,却让老人家陷入了生命的最终绝望。这个暴富仿佛“成了一个祸害”。



比特币挖矿

今年的五月份,随着比特币的再次减半,很多人对于挖矿的费用做了计算,按照当时的比特币价格,挖矿买矿机的风险还是很大的,很多矿机都直接濒临关机价格了,所以挖矿比特币不是一件被看好的投资。

要知道,挖矿首先考虑的就是电价和出矿还有币价三者之间的最后结算才能看到利润空间。也就是说电价越低,挖矿利润也就越高,其实如果矿机功率一样,那么电价和币价直接关系到挖矿投资的成败。

今年的五月份,虽然新型矿机供不应求,但是作为老矿工而言,他们挖矿计算的是长线囤币,而不是挖矿后立即卖出,如果立即卖出一般情况下利润都是很小的。去了电费的每日花销,成本和盈利都是矿工该考虑的问题。

矿工挖矿的电价,还分为丰水期和枯水期,夏天雨水多,电价可能会很低,在有的个别矿场,他们的矿场直接建立在水电站附近,利用丰水期水电站剩余的电量,这样的情况下,电价很低,然后挖矿利润空间就大了,但是今年上半年的比特币价格不美丽,挖矿还是有人都是都在边缘徘徊。

上图是最近的挖矿分析表,当前是属于枯水期,每台矿机价格是19200元人民币,每日产出的比特币数据是0.00000823个比特币,币价是折合人民币是102205元、矿机算力是95THash,每天的耗电总数是3250瓦特,电价按0.38元核算,这样下来总计需要257天可完成矿机回本。

如果是夏天的丰水期的话,可能成本就大大降低了,矿价格还是19200元,每日产出的数据也不变,矿机算力还是95THadh这样看来,只要电价越低,回本就会越快。

假如现在就是丰水期,我们再次核算一下,就不难看出,每日的矿机产出数量还是0.00000823个比特币,核算当日的币价,再减去电费的耗电量,就看出来今日的利润,然后再用矿机总值除以当日的利润,我们就能算出多少天可以回本。

再挖矿的模式开启之前,矿机的型号不同,回本周期也不一样。我们就拿蚂蚁矿机S19和蚂蚁矿机S19PRO作对比如图所示

下图是蚂蚁S19PRO型矿机按现在的币价和枯水期电价的比例所算出的回本周期。

两款矿机都属于蚂蚁S19系列,在投资和回报收益是明显有差别的。最近有朋友咨询挖矿收益,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你的电价是在0.45元甚至更高的情况下,我建议你不要选择挖矿,最起码不能自己自行挖矿。因为你的电费已经接近了关机价,只要是开机就已经亏钱了。

那么如果想选择挖矿,联系参与联合挖矿还是比较靠谱的,所以我的选择挖矿就是选择的莱比特联合挖矿,我于今年六月份买了三台S19矿机和莱比特签署的联合挖矿合同,如果币价继续保持上涨趋势,今年年底有望回本了。

本文地址:http://www.zhuoyue90.com/b/42182.html
版权声明:项目均采集于互联网, 空投网 无法审核全面,且希望大家能赚钱,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
温馨提示:★★★天上真会掉馅饼!天道酬勤,都是机会!不错过每个空投糖果!真假难以辨认,尽量0撸!
重要提醒:空投糖果俱乐部内容均转自互联网,请明辨各个项目风险,一切风险自担,涉及资金交易及个人隐私,千万不要投资,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
《本站免责申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