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随笔一

 空投网   2021-05-02   来源:互联网  0 条评论
交流群 常用网址 币安 满币
交易公告 羊毛活动 优质活动 最新空投
今日行情 推荐项目 糖果空投 APP下载
提醒:本站内容均转自网络,仅用于开发者下载测试,请明辨风险,若涉资金安全及隐私,请谨慎!谨慎!再谨慎!一切风险自担,涉及资金交易及个人隐私务必小心并远离,切记千万别投资,勿上当受骗。《本站免责申明》

炒币

作者|现女友

来源| 链界News

我马上要二十七岁了,但是,这也是我失业的第41天,内心焦灼,但不肯放弃。

币圈在这一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主流币的增幅好像已经让人麻木了,麻木是因为,你已经很难去把它当作普通的资产购入了,也就是说,它已经是让一大部分人买不起了。

价格革命的同时,行业也算是稍微有点起色了,有点创新,虽然还是泡沫居多,但是没有泡沫,如何往前发展。

DeFi既参与了价格盛宴,也搭上了创新的列车,它应该是目前最像区块链的,虽然Uniswap很简单,就跟比特币当时的简单一样,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却火爆全网,可想而知,区块链技术的护城河有多低,虽然它一直以技术为傲。

区块链发展的真的太慢了,比特币从2009年,依然是王者,以太坊走了六年,也才刚刚是以太坊2.0,波卡和Filecoin,从提出概念到募资,到今年的火热,也是好几年的光阴,但是无论是哪一项,都跟国人无关。

朋友说,老外就是很闲,所以能精雕细琢,再对比中国的工匠精神,修复的还是古代工艺,朋友解释,“国内正在进化,就是从很容易就能赚到钱,转移到需要做东西才能赚到钱这个期间,有钱了就能办,能赚钱就有人去做,这是一个趋势和力量”。

我忽然想到一句话,如果道德有利可图,那么每个人都将变得高尚可敬,但是朋友接了一句,“虽然这高尚很脆弱”。

大概跟现在币圈的情况差不多吧。

最近面试,老有人问我为什么会选择区块链?那是个意外,朋友偶然间告诉我的,我是个文科生,我最感兴趣的是哲学和传播学,对于技术,那时候我很无知,但是在他的描述里,我觉得区块链很自由,我也爱自由。

一直都没有炒币,有人说不炒币,你只能是半只脚踏进了这个行业,那半只脚就半只脚吧,着实对炒币没有兴趣。现在回过头看,区块链行业,给了很多年轻人机会,只要你敢拚敢想敢做,不仅仅是暴富的机会,当然也给了一些草根机会,宝二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朋友说他这两天看了html的历史,发现,老外特别适合做那种社区、邮件列表的小组来做东西,但是做产品化的东西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这种方式适合做底层。他们每个人都比较全面,也比较极客,能做很底层的,功能单一,操作也比较困难的东西,然后再慢慢迭代。 

他说的这些内容,让我想起了波卡,原来我对波卡印象很差,可能是接触的跟波卡相关的人,个个都是波卡主义者,波卡天下第一,在座的都是垃圾,不懂波卡的也是垃圾,波卡懒得跟你解释,这就是波卡给我的初印象。

再到后来去看波卡网页,链上治理做的很不错,虽然网页经常处于加载中,但相比较一些治理还要用代码实现的,这已经好多了,区块浏览器+钱包,这也是我看过的做的比较好的。

跟朋友聊,我说我发现波卡让我觉得有一点做的不错,就是它把区块链一直喊的“链上治理”流程化,除了网页,里边的一些架构设计也是这样的,行为挖矿,还有一个我记得很清楚的就是POS的运用,如果投票选择锁仓的时间越长,说明投票的效力越大,这些都是公链们喊了很久的口号。

再说说头部们,币安智能链,夹在极客和币圈中间,没有那么喊口号,也在拿一些真金白银在做事,有些事在当下看起来是“无用功”,但是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段,我相信一定会发挥巨大作用的,OKEx 继“OKB”之后搞了个“OKT”,营销做的也还行,火币还是老样子,做了个heco,网友评论,“骗取大家手里的btc和eth”。

牛市的时候,做什么都赚钱的,当然骗钱也是,在币圈炒币久了,有些韭菜有了一种幻觉,钱就是一个数字,如果不提现,他们对于钱是没有概念的,总以为屏幕上显示的就是自己的实际资产。

人间有春夏秋天,币圈,很少有人种地,都在打猎。能猎到什么,猎到多少,都是今时的事,明天再说明天吧。

还有人面试的时候,反复问我危机公关怎么处理,混着混着,币圈还成娱乐圈了,时不时占有下公共资源,时不时需要临时工顶包,草根在cx,高学历者们玩点不一样的cx,反正无论哪一种,币圈都有人买单。

本文地址:http://www.zhuoyue90.com/b/50622.html
版权声明:项目均采集于互联网, 空投网 无法审核全面,且希望大家能赚钱,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
温馨提示:★★★天上真会掉馅饼!天道酬勤,都是机会!不错过每个空投糖果!真假难以辨认,尽量0撸!
重要提醒:空投糖果俱乐部内容均转自互联网,请明辨各个项目风险,一切风险自担,涉及资金交易及个人隐私,千万不要投资,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
《本站免责申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