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E Tuesday 】 GenZ怎么玩怎么看NFT, DAO, Web3

 空投网   2021-12-09   来源:互联网  0 条评论
交流群 常用网址 币安 满币
交易公告 羊毛活动 优质活动 最新空投
今日行情 推荐项目 糖果空投 APP下载
提醒:本站内容均转自网络,仅用于开发者下载测试,请明辨风险,若涉资金安全及隐私,请谨慎!谨慎!再谨慎!一切风险自担,涉及资金交易及个人隐私务必小心并远离,切记千万别投资,勿上当受骗。《本站免责申明》

2021-12-07  MEME TUESDAY活动纪实

曹寅

主持:

曹寅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 董事总经理

阿秋  D1 Ventures创始合伙人

 

嘉宾:

Nico Pei TR Lab创始成员;Outliers Fund Venture Partner;Gen-Z NFT 收藏家

Song  Three Keys Lab

 

媒体支持:链闻、网易

 

本周我们与美国的大学生天才少年研究者与知名投资机构一起探讨如何Gen-Z看待NFT 、web3、DAO。

 

以下为当天精彩内容锦集,内容有所编辑。

 

MEME Tuesday| 新数字艺术榜单对话第八期

GenZ怎么玩,怎么看NFT, DAO, Web3

 

主持:

曹寅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 董事总经理

阿秋  D1 Ventures创始合伙人

 

嘉宾:

Nico Pei  TR Lab创始成员;Outliers Fund Venture Partner;Gen-Z NFT 收藏家

Song  Three Keys Lab

媒体支持:

链闻、网易

曹寅:很高兴又到了我们每周一次的MEME TUSEDAY,本周我们邀请到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嘉宾Nico同学,以及新加入的常驻主持人宋平同学。他是一位北京爷们,现在常住赫尔辛基。今天我们的主题是Gen-Z怎么玩,怎么看NFT, DAO, Web3,但是我希望今天我们所讨论的宾语可以更加开放一点。不仅是这些,也可以是价值取向、审美、以及对整个世界的看法,以及这些看法我们的父辈兄辈也就是Gen-X、Gen-Y有什么不同。因为我们发现在crypto圈内,Gen-Z和Gen-X、Gen-Y玩的内容也是不一样的,Gen-Z可能更倾向于链游,而GenY更多的是defi。所以我们今天邀请到了Nico作为Gen-Z的代表来谈谈Gen-Z对NFT, DAO, Web3以及对世界的看法。节目开始前,想请嘉宾先做下自我介绍。

曹寅

Nico:谢谢曹老师介绍。我目前的年龄处于大学时期,具有美国和中国的生活经历。我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对科技和金融经济方面的感兴趣开始购买一些币,但那时是出于好奇了解不深。我在2020年到2021年间开始深入了解,现在在行业里有几个身份。首先是一位Gen-Z NFT 收藏家,也是在Filecoin的生态里做Economic Network Design,同时也是Outliers Fund Venture Partner管理500万美金的NFT资产。

曹寅:可以看出来这是很典型的Gen-Z的crypto玩家,不仅是参与项目,还做了资产管理。并且目前还是一名学生,稍后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的求学经历。

阿秋:Nico真的是太优秀了,可以说是Gen-Z里的Toptier。

Nico:因为我在美国上学,由于疫情需要回国,在上网课时要晚上上课,白天睡觉。我和我的很多同学,就开始间隔年(Gap Year),这在美国其实很常见我发现在中国还没那么常见。就相当于一年时间,你可以做在真实世界里做一些实习,或者说创业探索一下,我感觉我在这一年学到的东西比我在过去很多年的成长都要快,都要丰富。

曹寅

曹寅:前两天我们圈内的朋友,他发了一条推说他要招实习生,只要是从大学辍学到他边来,就可以获得5万美金的奖励,评论下面有人对他的做法有批评的,也有感到非常受到鼓励的。这其实就可以代表不同年代人对于辍学重新去找到自己前进方向的不同态度,辍学这件事在中国来说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可能会受到父母的强烈反对。但在现在这个时代,可以everything from home,你可以通过各种网络课程进行学习。在未来这样的学习方式会被越来越多的Gen-Z所认可,也会被Gen-X、Gen-Y这两代人认同。未来如果我的孩子想通过online learning这样的方式学习,我也会很支持他。

刚刚你提到了Gap Year,那么我想问你身边的同学或者同年龄的Gen-Z在从事什么行业?是crypto行业还是各种各样的行业都有。

Nico:其实即使是在Gen-Z里也不是人人都知道了解过crypto,绝大多数还是传统金融,绝大数还是会听他家长的职业建议规划。但是今天早上斯坦福大学的朋友也在邀请我作为他们的合伙人参与crypto,我问道为什么你们没有crypto却要进入这个领域。他们说是校友、LP觉得crypto很热很火,如果进行这些项目他们会给与一些帮助。这让我看到crypto会是一个潮流,同时稍微比我们大一点的投资人也希望我们可以对数字资产有一定的了解。

曹寅:其实我们现在Gen-Y有一种焦虑,那就是你们Gen-Z全在做web3、投资、创业、收集NFT,我们会感觉自己落后了。那宋平你们欧洲那边的Gen-Z在做什么呢?

Song:其实欧洲的Gen-Z这边也在像美国那边学习,复制硅谷的模式。在芬兰的大学也会有Student Founder。前两天在芬兰的峰会上,Aave的创始人斯坦尼和我谈到,现在Gen-Z在圣诞节更渴望收到以太坊而不是一部手机,手机对他们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了。现在正发生着以太坊从信息转换成资产身份,手机已经不再是大家接入到虚拟世界的必须硬件,在未来你可以通过各种web3浏览器进入到虚拟世界,甚至是通过头戴设备接入到元宇宙当中。像苹果穿戴设备的发展,VR、AR的兴起在未来你的digital wallet会真正变成一种资产。

曹寅

曹寅:Gen-Z这一代可以说是真正的互联网一代,我接触互联网是在初一左右,而Gen-Z则是一开始就是互联网一代。那么我想问问今天直播间的另一位中国的Gen-Z小爱,你身边的Gen-Z都在干什么,有在玩crypto吗。小爱是我们节目的制作人,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小爱:我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因为我是在北京读书专业是医学,身边同学还是很少有接触这一块的。但是,今年工作了发现身边还是有一些比我年纪小的弟弟们在玩链游这一块。因为自己也在做投资在做一个DAO,里面就有一个男生很会玩链游,还受到了公会的邀请。但是,据他所说他的同学还是很难接受这些。不过我还是觉得他们后生可畏、前途光明。

曹寅;刚刚几位都提到了DAO、公会之类的事情,现在Gen-Z这一代就是出生就接触到了游戏,他们会更能去接受DAO、公会这样的集体性的组织。在中国Gen-Z接触crypto已经不算多了,我妹妹现在在日本读大学,作为日本的Gen-Z,她说在日本大学里的Gen-Z接触crypto更少了。因为日本还是比较传统,所谓的读空气文化就是这样。但我听说在韩国那边,他们那里的年轻人是很活跃的参与者。所以我还是可以看出,Gen-Z还是严重的受到自己各地的文化还有政策的影响。

那我们进入下一个讨论,我想问问Nico你怎么看待NFT、Crypto Art以及DAO, Web3?

Nico:我认为NFT是媒介,比如说像文艺复兴前,画只能是画在教堂的墙上,不能是在画布上。当画布刚刚被发明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想的是画一定要在教堂的墙上。NFT现在也是如此,但是我完全可以接受,它是历史的一部分。并且我认为nft是打开了新的文文艺复兴,上一次文艺复兴是一些科学家、商人,航海家找到了另外一种能量的来源,有了新的文化,新的艺术。NFT、Crypto Art是另外一种文艺复兴的形态。

曹寅

曹寅;我很好奇当代Gen-Z是通过什么渠道来了解这些的,Nico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解NFT、Crypto Art,已经你是怎么了解的呢?

Nico:我是14年的时候开始接触,是我父亲告诉我的。真正行动是在17年左右的。

曹寅:你身边的朋友是通过什么渠道呢?

Nico;我觉得大多数还是Newsletter,Twitter,Instagram。

曹寅;那么看来大家的渠道是差不多的,没有什么区别。我也想了解Gen-Z怎么看Gen-Y。

Nico:我觉得没有太大区别,我觉得互联网让世界变得非常开放透明。互联网让过去那种界限被打破,我觉得差异是不大的,我身边很多人还都是Gen-Y。

Song:我觉得Nico是比较成熟的,大多数Gen-Z认为Gen-Y是很辛苦,很拼命的。我就在会不会有一个爆发改变的时间点,从人口统计学来看,在未来二十年后来看,Gen-Y或者Gen-Z可能因为父母的去世,获得大批遗产。我觉得他们不会再去考虑增添一些电子设备,他们可能会去考虑购入一些虚拟资产。到时候,流动性会有一定的增加。

曹寅:我对此倒是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你说的是Gen-Z会卖掉一定的资产来购入虚拟资产,但是当代的Gen-Z其实是在创造财富。不论是NFT创造还是Web2、Web3的开发,他们的财富不是来自于继承而是完完全全的自己创造。我其实也想知道Gen-Z如何去看待未来的工作,就想现在中国有些传统年轻人会想去考公务员,那么像Nico这样的Gen-Z的事业的发展方向到底是怎么样的?

Nico:我也只能代表我自己的看法,因为我在同龄人中也是少数。我本科是学金融和计算机的,回国是在一所文理学院学历史、人类学、哲学。这些学科表面和Crypto很远,但是我认为这些更能看到DAO和NFT在社会中的价值。就像我在VISA工作的一个校友说的学文理教育的人更适合在Crypto里发展,更看看到背后的东西。

曹寅:对,就像Mask说的第一性原理。其实我也是学历史出身的。历史学最大的好处就是你不会看到你身处的这四十来年,而是会看到在上百年来甚至是上千年来的整个历史轨迹。这样我们就会想到很多,组织如何建立,艺术到底是什么,也会有不一样的思考。

曹寅

我们知道Gen-Z都是出身在冷战之后的,他们的学习教育会更加开放包容。因为冷战之后,我们人类对于未来的发展是抱着前所未有的乐观态度。Gen-Z所接受的教育更有全球视野,而不是在冷战前的分成东方和西方两种不同的视野。他们不会分美国人、东方人的思考模式,他们会以人类的角度来考虑种族的发展,壮大,繁荣,和平。我们发现全世界最进步的一股力量就是Gen-Z,比如瑞典的Greta,我觉得她就很了不起,敢于站出来和比她大比她更有权力的人去斗智斗勇。我相信不仅是在环保领域里面,在其他行业里也是如此,会出现这样的真正的Gen-Z。那么我很好奇像Nico这样的Gen-Z在实现财富自由后会想追逐什么?

Nico:我觉得从我和我身边的人来看,会更喜欢自然、自由,喜欢户外滑雪。还有一部分是旅游,我觉得我们这一代相比父辈是更喜欢自由,喜欢到处走走的。同时我身边那些从事Crypto的人也不会长期定居在某一个城市,而是会经常更换城市。

曹寅:是的,其实Gen-Y也是这样,他们会在美国、欧洲、新加坡、东南亚、日本到处穿梭,但是依然会保持线上的联系不会完全的抛开工作。但是这些在疫情时代,这一切变得很困难。

说到疫情,我想问问你们认为在后疫情时代世界会有什么变化,以及会如何发展?

Nico:确实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开始适应了远程办公。虽然大家依旧会有自己的办公室,但是绝大数人开始在家办公。这样其实就是打破地理的限制,这样的工作效率是更高的,你会发现其实没必要很长的办公时间,在家你可以更自由的支配自己的时间。

曹寅

曹寅:是的,如果去上班你会浪费一些闲聊、开会的时间。Gen-Z是天然习惯这样远程工作的,而Gen-Y是处于纠结的状态。就觉得当不是在公司工作,没有和大集体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有一种焦虑感、负罪感或者说空虚感。他会觉得自己不是大的公司的一部分,他们会有一种失落感。但是Gen-Z会去享受这样的工作方式,当然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肯定是效率更高的。

Nico;我之前看了一篇report,里面提到了Office politics办公室政治,而远程办公可以很大程度的减轻办公室政治,因为这样少了很多闲聊、聚餐的活动,让大家更加集中的工作和文化的凝聚。

曹寅:其实我们刚刚提到的日本现在也是如此,现在后疫情时代的日本人不再和大公司签订长期的合同而是成为自由职业者。有些就通过Remote Working,来和全球的大公司进行合作。他们也是讨厌其中的Office politics办公室政治,讨厌那些无意义的活动。所以疫情坏的一方面是夺取了人们的生命,同时好一方面也是让年轻人能够重新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职业,职业发展方向,以及所想要去做的一些事情。

我想问问Nico这样的年轻人会喜欢哪一个链?现在年轻人会不会在意所谓的以太坊正统性呢?

Nico:我最近有个朋友准备做项目也是考虑了很久,但还是决定在以太坊上。因为它现在很堵很慢手续费很贵,也不知道未来ETH的Layer 2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我觉得玩游戏的人肯定会更喜欢ImmutableX,NFT可能会比较看好Flow,但是defi还是会比较喜欢以太坊。还有BSC我觉得一直是被低估的,我觉得它也是一个比较好的生态。但是我还是对ETH的Layer 2持怀疑态度,我觉得它可能是个很酷的存在,但是其实都是做一样的事情,我会思考它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曹寅

曹寅:是的,做Layer 2还不如直接弄一条新链,它并没有让手续费很大程度的数量级下降,它只从10美元变成1美元。

Nico:Polygon应该是属于手续费很低的链了。我个人比较看好Avalanche,我是认为它未来会成为一个主流,而Solana已经没有夏天那个热度了。

曹寅:是这样的,最开始是BSC,后面是Solana,最近的是Avalanche,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或许是EUS?

其实我还想知道Gen-Z 的艺术审美是什么?对NFT艺术的态度是什么?如何看待非欧美裔的艺术家?

Nico:因为我的成长背景比较混,所以我是非常能够去接受黑人艺术的。因为我觉得他不仅代表的是一个艺术上的一种东西,它其实有很多背后的历史意义,就像2020年美国发生的各类黑人游行事件。大家也可以关注一下最近上海Longlati基金会的展览,展将于2021年11月9日揭幕,包括为塔拉·玛达尼(Tala Madani)特别举办的个展以及聚集了德里克·亚当斯(Derrick Adams)、阿莫阿科·博阿福(Amoako Boafo)、沃恩·斯班(Vaughn Spann)全新委任作品的群展。 

曹寅

曹寅:我一直很喜欢Boafo这位艺术家,因为他是原生非洲艺术的代表,不是美籍非裔。我觉得现在很多美籍非裔艺术家不可避免的要被政治文化所影响,而原生的非洲艺术是具有很强的与众不同的文化土壤。其实非洲本身的文化是多元的,东非、中非、西非都有自己非常独特的艺术形式。还有包括像这些非洲和殖民地结合的,比如说葡萄牙艺术和非洲艺术结合。Gen-Z的审美因为整个互联网的发展会变的更加多元化全球化,更加包容,更容易去接受非洲文化艺术。

Nico:我之前看到一个数据就是说,目前70%的艺术交易市场还是以白人的思想为导向。我一直理解的艺术市场,是各个民族国家在世界的声音,经济实力越强声音越大。现在是美国,过去是欧洲,但是随着中国的发展,在艺术市场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曹寅:是的,随着去中心化的市场、画廊的发展,这样是更有利于边缘国家的艺术家、非主流文化艺术家的销售展示。

Nico:我喜欢NFT的有一点是,它鉴别证伪的成本几乎是0,不需要你去认识认识熟悉很多的人,它真正的可以打开市场,让更多的人可以进入市场,收藏艺术欣赏艺术。

曹寅:期待TR Lab在未来可以为我们展示更多的非洲原生艺术,东南亚原生艺术。对了,你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TR Lab。

Nico:我们TR Lab的slogan是做下一代艺术的先锋。我们的第一个drop是和蔡国强老师的合作《瞬间的永恒——101个火药画的引爆》,曹国强老师是很伟大很优秀的烟火艺术家,你可以在很多大型的美术馆、大型开幕式上看到他的作品,大家如果不了解的可以欣赏一下他著名的作品《天梯》。我们知道烟火只是一瞬间的美丽,但是我们这次将101个火药画的引爆记录下视频,以NFT的形式保存下来,最后拍卖的价格大概是250万美元。之后我们又和曹国强老师合作,是他在疫情期间创作的99个戴口罩爆照瞬间《炸自己》。我觉得将这种瞬间的美好永恒化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曹寅

我们的下一个计划是《AI 2041》,这是源于李开复与著名小说家陈楸帆合作的新书《AI 2041:对未来的十大想象》。《AI 2041》系列是对于书中故事和预测的反思,由一批独特视野的世界级艺术家领衔探索。这些作品让我们能够进一步与书中所传递的信息建立连接,并为每个观众带来更深层次的意义。我们一共邀请了8位艺术家来共同展开,每周公开一位,都是行业很火的艺术家包括PrayStation、NessGraphics、Blake Kathryn、Ash Thorp、Brendan Dawes。

曹寅

曹寅:好的,感谢Nico的介绍。非常高兴今天可以和这么优秀的Gen-Z一起畅聊,那今天我们的节目到此就结束了,我们下周见。

 

以上分享供学习交流,不构成投资建议。

 

Meme Tuesday社区简介:Meme is everything。

元宇宙探险队(Metaventurer )简介:元宇宙探险队是一起探索Metaverse 世界的DAO组织,想法来源是模仿当初互联网探索实验。Metaventurer 从密集而精彩的一次次小的探险活动开始,配合每周日社区会议,鼓励社区成员积极参与,提出有意思的idea并一起实现。探险队聚集了中国第一批元宇宙世界的先民,正在成为Metaverse世界第一大流量。

Cryptoart Panda是在元宇宙探险队(Metaventurer)社区中碰撞出的火花,社区将举办为期一个月的中国加密艺术系列活动。目前正在筹备中。活动所需要的地块、专业技能和资源都完全由社区成员自发贡献。目前活动内容包括Panda主题艺术品创作、线下音乐、Panda 主题NFT作品集体创作等创新idea,Cryptoart Panda正在成为中国加密艺术社区最活跃的力量。

曹寅

添加管理员微信 | 备注:参加社区

公众号 | YFII DAO

推特 | DfiMoney

本文地址:http://www.zhuoyue90.com/b/54784.html
版权声明:项目均采集于互联网, 空投网 无法审核全面,且希望大家能赚钱,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
温馨提示:★★★天上真会掉馅饼!天道酬勤,都是机会!不错过每个空投糖果!真假难以辨认,尽量0撸!
重要提醒:空投糖果俱乐部内容均转自互联网,请明辨各个项目风险,一切风险自担,涉及资金交易及个人隐私,千万不要投资,请谨慎切勿上当受骗!
《本站免责申明》

评论已关闭!